下载APP送28彩金

我是党员,战疫有我!” ——记双矿东保卫矿信访法律科科长、疫情防控办公室主任崔维江

来源: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
作者:杨桂珠
发布时间:2021-03-23 08:31:37
【字体:




我是党员,战疫有我!”

——记双矿东保卫矿信访法律科科长、疫情防控办公室主任崔维江

2月11日,大年三十快十一点了,双鸭山矿业公司东保卫矿信访法律科科长、疫情防控办公室主任崔维江还在办公室里忙。从年三十到节后开工,需要对全矿1470人进行再排查,对行踪报备登记。

“红色防疫”总网格长

  进入2020年12月,刚刚有所缓解的疫情却在国内局地多点进行反扑,辽宁大连,河北石家庄、邢台,黑龙江望奎、绥化、哈尔滨,连续多日出现新增病例,临近春节,返乡客流高峰即将到来,这让矿区的形势骤然紧张起来。

  12月22日,双鸭山矿业公司召开疫情防控工作会议,明确了疫情防控工作的极端重要性,在“十四五”开局的特殊节点,在全面迈向智能化发展阶段的关键时刻,不允许出现任何的闪失,要把疫情防控当作政治任务,要把职工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,坚决锁定疫情防控与安全生产第二个“双胜利”目标。

      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,东保卫矿党委按照双鸭山矿业公司党委建立公司、矿、区科支部、段队班组四级“疫情防控管理网格”部署,以党组织作为红线脉络,织起“红色防疫”网格——

  以居住地点近、工作地点近、关系走动近为原则,建立二级网格一个、三级网格37个、四级网格169个,每个网格人员控制在10个以内,各层级网格长全部是党员、入党积极分子,没有党员的由班组长、生产骨干担任,做到矿不漏队组、队组不漏班组、班组不漏人,东保卫矿还将私伤人员、长欠人员也都入网入格,由工资科等相关部门负责管理。

  崔维江是东保卫矿红色防疫总网格长,全矿的流调信息最后都要到他这里汇总——

  电话响个不停,采访经常被打断。机电区党支部书记打来电话:“我是机电区网格长闫福生,我单位一个职工子女要返程,该怎么执行报备?”

  培训中心网格长罗贤明汇报:“维江,你说的信息属实,我单位确实新转来一名职工,现在总数14人。”

  有的已解除隔离的返双职工子女打电话询问,想要去哈尔滨转一转,现在可不可以……

  煤矿三班作业,有的生产段队支部书记汇报工作,常常是四点班升井,深夜十点多钟,崔维江一直等着他们,等所有信息都回复完,才上床休息。

  根据职工个人提报名单和子女就学、务工地点,东保卫矿编制了风险区域分隔表,进行分类填报。其中一位职工家属从河北邢台返程,对他执行的是一对一的报备制度,崔维江每天与当地社区防控中心主任通报隔离措施和监测情况,直到7天解除隔离。

  从年前统计数字看,东保卫矿有402名职工子女和家属在外,有238人不返乡、51人返双、29人待返双、84人不确定;大年初三以后,马上就会有离双人员,他们到什么地区、坐什么车、哪一天出发,而且年后还有返双人员,崔维江通过基层逐级上报的信息进行统计、筛查。

  到正月初四晚上,已经排查流调了1043份。

  因为工作量太大,经常到了饭口还忙得不可开交,身边的领导和同事都给崔维江打过饭,矿党委副书记梁国友到了食堂第一件事是看有没有崔维江爱吃的菜,有的话就先打一点用塑料袋包好,然后才打自己的饭。

  有一天矿长王世芳来到他的办公室,说:“维江啊,这是我屋的钥匙,有一件方便面和肠,你拿过来,饿了对付一口。”

最精准的排查方法是——用心

  “外防输入”的关键环节是排查流调。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突袭荆楚大地,蔓延波及全国,排查流调有明确指向性,但今年不同,疫情呈多点爆发之势,不知道哪里有疫情,又可能哪里都有疫情,给排查工作带来很大困扰。

  “怎么办呢?”崔维江犯了难,眉头紧锁着,愁得一宿没睡着觉。

  结合去年的排查经验,他整理出思路,用“三查四法”排查,就是:返程落地“必查”、隔离期间“必查”、核酸检测“必查”,用预测排查法、点对点聊天法、社区联防法和分类监测法做好流调工作。不久,双鸭山矿业公司党委实施党委、支部、党员网格化管理,他又给予完善,排查的目标是“三包四清楚”,这样以社区的力量、矿区红色网格的机制和不可或缺的工作责任心,互为补充、互为印证,形成对返程人员隔离期间的完整监测、工作闭环,对这些工作,矿党委领导给予充分认可,专门派人分担一些事务性工作,让他专心做好人员排查。

  所有的排查方法,最精准的是——用心。

  在基层呈报的信息基础上,崔维江通过打电话、加微信,一对一去核实,最多一天打了119个电话,其中一个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,有的不清楚报备程序、隔离方法,有的质疑,“我这里解封了,为什么回去还让我隔离?我回家过年,不就是想看看父母吗?”为了沟通好,崔维江前后打三四次电话,一遍遍解释:“你在沿途还是存在风险的,企业是为了企业的安全、职工的健康才做出这些防控措施,只有每个人都避免风险、减少风险,企业才能没有风险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  利用大数据进行兜底核对,确实可以有效地完善信息排查,但有一次却出现分歧。

  一位网格员向矿里反映,单位一名职工的孩子要从大连返回,应该居家隔离,但家属说社区没要求隔离,怎么办?崔维江一想,不对啊,大连正处于疫情高发期,不可能不贴上封条隔离啊?他马上打电话与该社区主任核实,社区主任承认,确实报备了,近日有居民要从大连返回,至于为什么不隔离,一核对信息,原来是把住宅楼的A座与B座搞错了,后来这名职工家属隔离后做了核酸检测,排除了风险。

  打这以后,在崔维江的建议下,与社区主任建立了微信群,这个社区主任又带动全市17个社区主任入群,这样协作排查方便多了,特别是宝山区东兴社区,七星星隆社区、星吉社区、星河社区,双鸭山农场鸿越社区等,崔维江始终与她们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,信息上互相补充完善,使流调工作更加细致准确。

  如今崔维江是矿里的“网络红人”“学子家属群”群主,“矿与社区联防联控群”群主,全矿23家单位、23个微信群,他均占一席之地。其实这样方便了工作,通过各单位上传的动态、简报、信息,排查更及时、更准确了,不像以前单纯看报表,筛查起来慢,信息还有误差。

  看他每天忙得不亦乐乎,有同事跟他开玩笑:“一天这么干,你累不累啊?”崔维江很认真地回答:“虽然很辛苦,但不累,因为觉得这么做是对的,不让领导操心,不给企业添麻烦。”

“暖心”大使

  “战役到了关键节点,黑龙江省已经进入应急状态。在这个时候,我们更应该懂得,你们的平安健康是寄给家人最好的礼物,企业的兴旺就是我们最大的靠山,为了企业和家人的平安,让我们齐心战疫、共筑防线。”

  这是崔维江自己编写的倡议书,发到“学子家属群”中。看似单调的排查工作,崔维江却做成了“暖心工程”,他仿佛“暖心大使”,经常提醒各单位网格长,“排查流调,就相当于入户走访,要包人、包事、包不出现险情,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事,能做点什么。”

  “发乎心,止于礼”,他用暖心暖语来沟通,一些冷言冷语也化解了,职工与企业的感情也更近了。

  在排查时得知一位退休职工无儿无女,家在岭东,跟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住在一起,本身又有糖尿病,身边没有一个照顾的亲人。崔维江对他放心不下,年前特意去看看,还从自己的腰包掏出500元钱,怕老人不要,说这是企业给的救助金,老人才拿起了钱。

  有一个职工的孩子回来后需要隔离,可家里没有空屋子,为了支持职工安心上班,崔维江就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,让这孩子住7天,解除隔离后,孩子高高兴兴回到自己的家。

  “我就是想为老百姓做点啥,给企业做点事,不愧对自己的心,别的没想那么多。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崔维江一再解释。

  崔维江是在七星矿长大的普通矿工的孩子,小时候,他家曾经有五年时间吃不上自来水,每到过年,哥哥姐姐们都要到别人家去挑水,只有把所有的水缸都存满了水,才能出去玩,时任七星矿工会主席找人单独从主管道给他家甩了一条管路,才结束挑水吃的历史。后来,七星矿因资源枯竭退出,他只好等着分配,是矿长王世芳把他们带到东保卫矿,所以,对企业的感恩之心他是发自肺腑的,对排查人员的关爱是自然而然的。

  “学子家属群”有101个职工子女,崔维江习惯称呼他们“孩子们”,“孩子们”返程回双,他的呵护就像高铁一样一路铺到家乡:

  “天暖开化,道滑,请小心。”

  “路途远,把口罩戴好,这样才能不怕被别人传染。”

  “到家第一时间做好个人防护,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  大年除夕夜,他自编了“新年送五福”发到群中:“一福祝愿你们学业有成,二福祝愿工作顺利,三福祝愿家人幸福安康,四福祝愿大家顺顺利利奔向幸福美好的明天,五福祝愿东保卫煤矿职工、家属吉祥如意!”附带送上一个大红包。看到孩子们点开,他锁着的眉头舒展开,咧开嘴笑了。

  窗外雪花纷飞,群里春意融融,学子们纷纷给崔叔留言:“辛苦你了,为我们这些回家人做防护,为了一方净土而付出。”“最感谢你,从你身上我们看到了双矿职工的优秀。”还有个职工家属执意要单独给崔维江发红包,崔维江发个微笑表情包,说“这个不可以”。

  孩子们后来达成一致:“叔叔,这个群不要撤,我们也不退群,以后还要回到自己家乡的,我们来减轻你的工作。”

生病的妻子问:“能不能给我们娘俩留点空间?”

  由于长时间伏案工作,崔维江患上了严重的颈椎压迫脑神经症、慢性阑尾炎,每天都疼得非常钻心,实在受不了时甚至拿脑袋撞墙,从去年8月开始,一直靠打针、吃消炎药来缓解自己的疼痛。

  去煤炭总医院检查,大夫说:你不能不把身体当回事,阑尾炎必须手术,会穿孔的。崔维江说等过段时间就来做手术。

  妻子听了,恨恨地埋怨他:你就忙吧,等严重了,你就不忙了!

  其实比病痛更折磨人的,还有来自精神方面的压力。

  如今,崔维江为吃水发愁的父母已经离世了,当年挑水的两个哥哥,在前后不到20天的日子里,都因病去世,先后离他而去,那些天,他身心俱疲地奔波在两个医院,眼睁睁看着他们离自己而去,巨大的精神打击让他几近崩溃,很长时间走不出来,情绪很焦躁、很压抑。所以,当疫情来袭时,他真的怕——

  “健康多么宝贵,平安多么宝贵,要爱惜生命啊!千万不能因为疫情停产, 那职工吃啥、喝啥?”所以,千方百计把工作做细、做实,哪怕再麻烦、自己再累,也要坚决守护一方平安。

  周六周日也要加班,家里根本指不上他,岳母在他家住了19年,只要回家,第一件事是给岳母做饭,然后再去忙其他的。老人有低保,为了每月多给老人点钱,他跟妻子商量:“这么地,就说现在低保工资涨了,让咱妈高兴,要不她肯定不能要。”

  去年12月,老人离开人世,崔维江像亲儿子一样,从头到尾操办丧事,大姨姐很受感动,说:“维江,我们全家都佩服你,咱妈虽然走了,但她心里是高兴的。”

  崔维江的女儿今年就要高考了,他也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,好容易回到家,不是填报表,就是发微信,怕过后找不着,有时候还把信息发给妻子让她保存,气得妻子问他:你能不能给我们娘俩留点空间?

  女儿很懂事,在冲刺高考这么重要的人生阶段,妈妈在医院陪姥姥,爸爸在矿里不回家,懂事的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做饭、洗衣服、写作业。有一天好容易见到爸爸,女儿特别开心,说:“爸爸,你让我抱你一下吧。”

  然后跟崔维江撒娇:“爸爸,我的电话你接都不接,直接就挂了,你就这么忙?这三年你都没陪过我,没陪我聊过天,没陪我补过课,爸,这三年你欠我的。”

  崔维江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,他抱住女儿,跟孩子郑重许愿,说:“对不起,女儿,爸爸单位真的很忙,等疫情结束,爸爸多陪你几天,等你考上大学,爸爸亲自送你去。”

“我们都是共产党员……”

  在东保卫矿,与疫情作战的,不只有崔维江,他的身后是一群战士,每天摸爬滚打,一遍遍地筛查、报表,各种滋味和压力不是别人能想象的。

  综一队网格长张全休,井下采煤、材料核算是行家,可摆弄起电脑却是门外汉,信息排查需要上报,他就用手写,写完拍照再上传,用这种最“笨”的办法,全队100多名职工,做到排查零差错、上报零失误。

  综采高二队网格长、党支部书记张海臣,把党小组分为三类,即一二三小班,由三个副段长汇报每天排查情况,他再上报给总网格长,崔维江每次发到群里的公告,他马上发给三个段的微信群,对职工和家属的排查情况、信息报备不过夜、不过天。

  今年临近春节,下载APP送28彩金和双矿公司党委发出就地过年的倡议,一位矿班子成员孩子在上海,小外孙出生快一周岁了,他都从来没有见过,本来满心欢喜期待着,女儿一家要在这个春节回来,倡议书发出以后,他回到家,主动告诉女儿,不要回来了,就地过年吧,给老爸多拍点小宝贝的视频,让老爸看看。

  办公室副主任潭俊武也面临着痛苦的抉择。他的家在河北,那里有两个读高中的儿子,妻子一个人苦苦支撑,每年的春节是一家人唯一团圆的时候,党委一声号令,他二话没说,舍小家、为大家,年三十晚上,独自一个人待在矿上。

  为什么一个个共产党员能顽强地坚持战斗?为什么党组织的号召就能一呼百应?正如崔维江在2000年6月15日入党那一天所写的几句话——

  “我是一名党员,我要把党员的形象和义务体现出来,这就是我的人生价值。”